“米兰粉”托纳利:纽卡想7000万欧买比起皮尔洛更像德罗西

他身上的纹身,有他养的狗Margot、他奶奶的生日,以及他在布雷西亚开始职业球员生涯时的球衣号码。一年前,他决定再加纹一座意甲冠军奖杯——最近在飘飞的纸带下,托纳利举起了线赛季——那年这个米兰当地小伙儿托纳利第一次作为球迷来到圣西罗看球——以来的第一个联赛冠军。

托纳利他爹詹多梅尼科是“米兰死忠南看台的一分子”。出生在米兰附近洛迪的他,曾在主场比赛时站在南看台,也常去客场支持球队。他把对米兰的爱传给了儿子。然而托纳利拥有的第一件仿制球衣,却是英超球队的,背后印着兰帕德的名字和号码——伯利和埃赫巴利在表达对该球员的兴趣时,本可以利用这个细节的。而在周三的谈判取得更大进展后,他很可能会在下个赛季加盟纽卡斯尔联,而不是切尔西。但作为一个大男孩,托纳利心里“一直是米兰”。一直。

当AC米兰在2007年欧冠决赛中击败利物浦时,托纳利才刚满7岁。10岁生日前一个月左右,他第一次去圣西罗看了比赛。那场是AC米兰打切沃,蒂亚戈-席尔瓦坐镇后防,皮尔洛、贝克汉姆和小罗轮流主罚定位球,而西多夫在伤停补时灵光一现带来胜利。

小时候,托纳利在隆巴第Uno足球学校穿上了米兰的红黑球衣。那这是一所位于米兰市郊的足校,隶属于AC米兰。马尔蒂尼的两位公子丹尼尔和克里斯蒂安,也在他们的名册上。AC米兰的球探过去经常去看他们的比赛,并举行选拔赛。托纳利早期是踢前锋的,后来才改踢中场。米兰不知道该怎么看待他,所以他们两次都决定不给他一个青训学院名额。隆巴第Uno足校的负责人大卫-加蒂告诉The Athletic:“很多人在对其他球员上,也犯过同样的错。要判断一名年轻球员,并确切地预测在那个年龄段的他们以后会如何发展,并不容易。”

附近的皮亚琴察——因扎吉兄弟的家乡——决定赌了托纳利。2012年皮亚琴察破产时,他的一位教练吉安卢卡-巴莱斯特里又把他招到了该地区另一家俱乐部布雷西亚。

17岁的托纳利,在对阿韦利诺的意乙比赛中首次亮相。他位于后防线身前的位置、棕色的长发,以及那身“小燕子”(译者注:布雷西亚的昵称)的球衣,导致了很多对他的情感投射、认知偏见和错误见解。油管视频下的评论、社交媒体上的帖子和足球论坛上,都将托纳利称为“新皮尔洛”。

“情况变得有点麻烦,”托纳利承认。媒体希望他真能成皮尔洛,所以很容易就吹了起来。在意乙,托纳利有更多的控球时间,可以送出好莱坞式的怪异传球。布雷西亚打菱形中场,促使了他作为组织者的提高——作为场上“导演”,这种球员的视野就是一切。他踢出的内容,也证实了人们想要看到的东西。

不管是不是为了转移外界注意力,托纳利开始声称,他比赛时模仿的球员实际是加图索。当2020年9月米兰从布雷西亚租借他时,他要的号码也是加图索穿过的8号。

托纳利打电话给这位前米兰中场,请求后者允许他穿8号,还得到了加图索的一些建议。他被告知要当“antico”——字面意思是“古老的”,而加图索的意思是托纳利要遵循传统价值观,向这件球衣和俱乐部展示它应得的尊重。他不仅要在比赛时,还要在训练场上坚持传统和标准。

加图索记得,自己曾因胡子没刮干净,遭到了批评。米兰前老板贝卢斯科尼曾对他说,如果他为米兰的年度集体照剪去头发、刮掉胡子,就给他加薪。托纳利以自己的方式遵循了加图索的建议。基于为米兰效力的荣誉和支持,他给大家一种“别人家的孩子”的固有印象,不会犯错。

但托纳利在米兰的第一个赛季,几乎没取得什么进步。在圣西罗踢球,跟在布雷西亚16000人的里加蒙蒂球场踢球可不一样。从历史上看,为米兰效力,就意味着争夺意甲和欧冠冠军。这身球衣的感觉更沉重、更责任大。穿上它,完成这项任务,是很多比托纳利更有天赋的球员都没通过的测试。他需要重头开始。在他的租借到期时,米兰激活买断权选项,正式签下了他。他们跟布雷西亚重新协商了一个更低的转会费,而值得称赞的是,托纳利谦虚地接受了降薪,以确保获得第二次机会。

托纳利起初踢得很畏畏缩缩。他说,自己当时“有点害怕”。但米兰主帅皮奥利很信任他。

托纳利说:“皮奥利不仅仅是一名教练,还是一个好人。我想,那一年他和我谈话的次数,比跟任何人都多。他知道我正在经历什么,也知道我们签下的其他球员也能在做同样的事(比如去年夏天从布鲁日引进的德凯特莱尔)。现在,他们也正经历着我当时经历的相同阶段。”

“我很幸运,我的第二个赛季是闭门度过的(因为新冠疫情期间的要限制观众数)。这可能看起来没什么,但在圣西罗很重要。也许这帮我安顿下来。我想在第二年取得突破,而赛季一开始……你就立刻感觉到(能做得到)。你知道情况什么时候会开始对你有利。”

在凯西身旁,作为中场的双支点之一,他站稳了脚跟,并在去年4月客场对拉齐奥时,在伤停补时攻入制胜球。这让所有人相信,那会是米兰登顶意甲的一年。托纳利因其跑动能力,而非踢法好看而脱颖而出。他是米兰队里最能跑的球员,虽然没有队友特奥和莱奥那种速度,但除了极其能跑的边锋萨勒马科尔斯外,他在高速下所做的工作,比队内任何队友都多。

虽然马尔蒂尼声称(从他身上)看到了皮尔洛和加图索的混合体,而皮尔洛本人也谈到了托纳利抬头向前观察的能力,但他不是一个组织核心——除非你遵循克洛普的那一套,认为节拍器是球场上最好的组织者。

如果我们参考StatsBomb统计的穿透对方各条线的传球的指数,托纳利在意甲70名中场球员中,排名只有第44;而他此类传球的成功率(48%)排名更是接近垫底。

这些都并不是要贬低托纳利。他上赛季的助攻数(7次)超过了除莱奥之外的任何米兰队友。如果你看看他的那些助攻,都是充满活力的带球、回做和传球,还有一些是漂亮的定位球。如果假设他出生在意大利首都,并通过罗马的层层青训体系,那么他与皮尔洛的相似处就会更少,反而是与德罗西的相似处更多,尽管这也让人觉得有点大不敬了。

托纳利似乎注定要成为米兰死忠。他是米兰队长之一,对于那些从小支持北方三巨头的意大利人来说,能成为其中之一就是生涯巅峰,否则不论如何都代表着失败。

就在去年,他还说:“我知道我来到这里是经历了什么,我永远不会犯离开米兰的错误。我梦想成为米兰的‘圆桌成员’”——就像以前的马尔蒂尼、巴雷西和里维拉一样,成为气质。但在足球界,罗曼蒂克基本上已经消亡,一生一队的时代也过去了。很多米兰球员都受到了来自欧洲超级富豪和有国家财富支持的俱乐部开出的革命性薪水的诱惑。”

多纳鲁马也曾被认为是一个新的米兰旗帜——新一代的米兰队长。但当巴黎圣日耳曼背后的卡塔尔人提出将他的薪水翻倍时,他从儿时就对米兰的支持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自那以后的两年,迈尼昂已经证明了,生活中,有比多纳鲁马更重要的东西。如果纽卡斯尔背后的沙特阿拉伯人提出报价,米兰将失去托纳利,因为他和米兰都认为这符合他们的共同利益。在昨天以书面形式提出5000万欧元(4300万英镑、5490万美元)的报价后,纽卡斯尔决心在今天(周三)完成交易的决心显而易见。纽卡一个代表团来到米兰,跟米兰面对面的谈判,并框定了7000万欧元的转会费上限。这将创下意大利中场球员的转会费纪录。

对他的出售,可能在米兰球迷群体和权威人士中引发不满,但由此激起的任何愤怒,都应该指向米兰市政府和新球场建设的迟迟没有进展,而不是AC米兰俱乐部的老板。

如果米兰被允许建一个新主场,收入增加了,将有助于留住托纳利这样的球员。相反,与欧洲大陆的同行相比,米兰比赛日收入的同比缺乏,将迫使俱乐部接受纽卡斯尔之类的报价,这样他们才可以拥有更多的转会预算。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